主页 > 评论 >

文艺评论 青年发声

时间:2019-05-15 13:47

来源:www.msrivercity.com作者:www.msrivercity.com点击: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杭州新闻中心 > 文体新闻  
 
   

   
文艺评论 青年发声  
2019-01-13 07:53:33杭州网  

今天,首届浙江高校青年文艺评论推优发布会暨“我们的时代”——青年文艺论坛在浙江传媒学院桐乡乌镇校区举行。

本次活动由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和浙江传媒学院联合主办,旨在在全省高校中发现和培养优秀青年文艺评论人才,探索文艺评论新媒介新方法新思路。文艺评论大赛以“视点与声音”为主题,在新的语境下突出新视角、新思想,针对当前文艺现象进行评论。

推优活动从2018年8月底开始,为时两个多月,面向全省各大高校征集优秀的评论作品,共收到评论投稿183篇。作品关注的范围包括影视、文学、美术、音乐舞蹈和戏曲等,一定程度上展现了当今大学生们的敏锐视角和深度思考。

经专家评委会初审、复审,最终评出10篇“十佳”作品和10篇优秀作品。今天我们选刊部分“十佳”评论的观点,来听听青年的声音。

文艺评论 青年发声

●警惕“审美降级”

陈宛初(浙江传媒学院)

“审美降级”可等同于“娱乐最大化”的概念,即一味制造浅薄的笑料博人眼球,抛弃了艺术的教化等一系列其他功能。

如《奇葩说》一直标榜自己是一个“正经辩论节目”,但且不说其形式不按辩论赛正规流程,在选题和内容上也是娱乐至上的理念。选题宽泛而不严谨,这便给了选手许多“自由发挥”的空间。大多数选手以贩卖个人经历为主,辅以看似妙语连珠的“鸡汤”作为烘托节目效果、引发观众情感共鸣的“强心剂”,对于辩论重点展现的学术性逻辑性和思辨性置之不理。包括给每一位选手框定“人设”这一行为,更是为了迎合娱乐的取向。若是该节目的定位仅限于各位选手的个人价值观输出类型的搞笑类脱口秀尚有情可原,但它又以“辩论”之名欲取教育之义,那就值得商榷了。

●被遮蔽的反思

杨淼(浙江大学)

现实主义影视近年重归大众视野,《滚蛋吧!肿瘤君》、《无问西东》、《我不是药神》等作品不仅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在票房上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电视荧幕上亦有《人民的名义》、《鸡毛飞上天》、《急诊科医生》等收视评价俱佳的作品。2018年势头愈盛而被称为“现实主义回归年”。更多带着烟火气、对接社会热点的影视作品呈现着世间百态,但反思型作品非常罕见。带给人们感动的作品有了,带给人们思考的作品呢?

现实主义当是弘扬正气与批判思考双线并行,缺一不可。胡适曾谈易卜生主义,他说“易卜生把家庭社会的实在情形都写出来了,叫人看了动心,叫人看了觉得我们的家庭社会原来是如此黑暗腐败,叫人看了晓得家庭社会真正不得不维新革命。”今天的民众当是启蒙后的人,当是保持坚信、保持怀疑,能独立思考之人,让观者看到真正现实的隐忧,思考如何面对问题,当是现实主义影视作品对这个时代的喧嚣和复杂的回应。

●方言文学创作的痛感

曾珍(浙江工商大学)

在众多方言进入中国当代小说的写作之后,无论是目前惯用的“方言写作”、“方言书写”,抑或是与方言文学保持一定距离的“泛方言写作”的提出,无疑都证实了当代作家在语言上的某种自觉。这种自觉将诗歌对语言的重视即“诗到语言为止”扩大到小说世界。也就是说,作家努力思考的是用什么样的语言形式进入作品能把人物表现得更丰满。事实上,作为文学语言表现形态的小说也是力图找寻着其语言的多样化和审美性。而今尤其是在普通话推广半个世纪以来,读者在规范语境下渐渐丧失的阅读快感一如作家在写作中遇到的“失语”症。于是,在今天的文坛上,我们依然看到了小说家在写作实践中的“反抗”与“坚持”。

方言作为地方性话语显然寄寓一种深刻的地域文化精神,而越是地方性的就越靠近民间。所以我们在探讨方言小说的重要价值的时候,绝不能忽略方言小说的地域文化色彩和民间性。正如鲁迅曾经提出的一个论断:“文艺作品越有地方色彩,就越有国际性。”

那么在方言创作理论长久缺失的境况下,方言小说作为一股自生的清流,还能在当代小说界活泼多久?

●浅谈文艺“启智功能”的缺失

陈洁(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