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乌镇峰会五年使ATM数量下降?罗汉堂诺奖得主:

时间:2019-10-21 00:14

来源:www.msrivercity.com作者:www.msrivercity.com点击:

IT之家10月20日消息 乌镇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罗汉堂召集了一屋子包括诺奖得主在内的经济学家,讨论了9个他们发现的正在发生的有趣变化:在4G普及的第二年,中国口香糖销量下降了10%;2019年,中国ATM数量十年来首次下降,有的废弃ATM还被改造成了无人便利店;杭州全城拆除了出租车驾驶室隔离栏……

乌镇峰会五年使ATM数量下降?罗汉堂诺奖得主:

罗汉堂秘书长陈龙指出,这9个有趣变化有两个共同点,一是它们都是数字技术迅猛发展引起的,二是它们带来的社会价值大多没有被计入GDP指标中。

经济学诺奖得主、罗汉堂学术委员迈克尔·斯宾塞认为,这个命题对发展中国家意义重大,在数字技术时代,忽略GDP之外其他维度的代价会越来越大。因为衡量方式反馈到政策层面,会给国家在基建、教育、医疗、扶贫等方面的投入产生深远影响。

只有正确衡量价值才能引导发展,康奈尔大学约翰逊学院院长Soumitra Dutta认为,中国持续二十多年在基础设施、人力资本上的投资,加上有关政策支持,为后来数字技术的普及发挥了很大作用。

以城市拥堵为例,杭州在五年前全国拥堵率排名第二,在地铁等公共交通增加有限的情况下,杭州引入阿里云城市大脑,利用大数据实时调节红绿灯时间,将拥堵排名下降到了今天的全国第35,但缓解拥堵带来的社会价值显然没有得到重视。

乌镇峰会五年使ATM数量下降?罗汉堂诺奖得主:

会上,罗汉堂秘书长陈龙阐述了衡量数字经济三原则:福祉性、社会性和可衡量性,以衡量及量化数字经济带来的价值。

福祉性指的是,数字技术创造的很多隐性价值没被纳入,比如免费数字服务,大量被释放的闲暇等。

社会性指的是,技术对整体社会发展的贡献。

可衡量性指的是,在数字经济时代,过去很多不可衡量的行为、活动等得以被量化,可衡量性会受益于数字技术红利得到提升。

迈克尔·斯宾塞认为,将数字经济纳入衡量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这个问题已经很迫切了,“如果不尽快实践很可能会导致发展前进中出错”。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